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文学论文 > > 文章 当前位置: 文学论文 > 文章

浅谈中古放赦文化的象征——金鸡考略

时间:2019-08-10 18:57:26    点击: 199次    来源:论文资源网    作者:网络摘文 - 小 + 大

 摘要:大赦典礼上树金鸡是中古时代的礼制,唐宋时代“金鸡”已经成为大赦象征。金鸡赦礼约始于后凉吕光时期,系从五行思想中“巽为鸡”、“巽,君子以申命行事”的观念中演化而来,并涉及一系列复杂的礼乐仪式,金鸡不仅有着礼仪功能,同时也蕴含着独特的政治、文化意义。南宋以后,“金鸡”作为辟邪之物继续存在。而“金鸡放赦”功能则逐渐消失,体现出中国古代礼制的一个特点,即三礼正典之外的礼制往往兴亡无定。

关键词:金鸡;阴阳五行;礼制;放赦文化

    作者简介:于赓哲,男,山东乳山人,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,博士生导师;吕博,男,陕西延安市人,武汉大学历史学院硕士研究生。
  
  赦礼乃

 第二,后凉吕光说。依今存正史、笔记所记,北周不见有此制度,最先独见于北齐。依《唐六典》所云源于拓拔北魏、吕光后凉,而《魏书》不言。何见于吕光后凉?笔者认为,永嘉之乱后,汉族文士举家西迁,如江琼西投张轨者,故而河西亦是汉晋以来中原传统文化保留的重要区域。金鸡源于后凉吕光之谓,似可用“八卦五行”学说以解释出其本义。然考究金鸡所蕴含之卦易五行,应当为汉晋以来中原王朝所兴盛之学说,决非某些先生所说的氐族旧俗。吕思勉先生认为:“行序之说,本谓治法当随时变易,后乃流为空谈,入于迷信,……魏晋以后,迷信已淡,而此故事仍存。”五胡十六国时期,少数民族政权为了现实政治之需要,常模仿汉族中原王朝之天人感应、谶纬、五德终始等学说,以赢得政治、文化上之正统地位。定五行秩序,实为争正朔、夺法统,故而十六国时期存在“五胡次序”之说。如慕容氏之燕:“(倩)僭位,将定五行次,众论纷纭。恒时疾在龙城,儁召恒以决之。恒未至而群臣议以燕宜承晋为水德。既而恒至,言于儁曰:‘赵有中原,非唯人事,天所命也。天实与之,而人夺之,臣窃谓不可。……’儁初虽难改,后终从恒议。儁秘书监清河聂雄闻恒言,乃叹曰:‘不有君子,国何以兴,其韩令君之谓乎!。’”又据《晋书》卷110《慕容儁载记》,东晋穆帝永和八年(352),儁称帝,“群下言:‘大燕受命,上承光纪黑精之君,运历传属,代金行之后。宜行夏之时,服周之冕,旗帜尚黑,牲牡尚玄。’儁从之”。又如苻坚之前秦,《姚苌载记》:“自谓以火德承苻氏木行,服色如汉氏承周故事”据此,苻秦承石赵之水德而为木行。钱大昕也说苻氏自居木德,“盖以前后赵为一代当水德也”。

 由此,或可推论氐人吕光也不能免俗。我们应注意《杨文公谈苑》中的这样一段史料:“究其旨盖西方主兑,兑为泽,鸡者巽神。巽主号令,故合二物置其形于长竿,使众者睹之。”又有《宋史·仪卫志》载:“其义则鸡为巽神,巽主号令,故宣号令则象之。阳用事则鸡鸣,故布宣阳泽则象之。”对于这两段史料,学者们长期以来没有解释清楚,或予以忽略。《杨文公谈苑》、《宋史·仪卫志》的记载至少可以说明宋人对金鸡的认识——用八卦、五行来解释其所蕴含之义。那么隋唐时期的人怎么看?现在所存隋唐时代解释阴阳五行学说最可信的著作,莫过于隋代萧吉的《五行大义》。萧书中有这样一段史料,可以帮助我们理解《杨文公谈苑》、《宋史·仪卫志》的记载。现录文如下:酉为鸡雉乌者,酉为金,威武之用。鸡有五德,以武为先,见敌必斗,是其本性。《说题辞》云:“鸡为积阳,南方之象,火,阳精,物炎上,故阳出则鸡鸣。”以类感也。《考异邮》云:“鸡火畜,丑近寅,寅阳,有生火,喜故鸣。”武事必有号令,故在西方。巽为鸡,亦为号令。辰巳并于酉合,故在酉。雉是火鸟,为武之威。《方伎传》云:“太白扬光则鸡呜。萤惑流耀则雉惊。”《易通卦验》云:“雉者是阳,雄鸡叫则雌应,阳唱阴和之义。”当时则鸣,亦号令之义。鸟者,阴之禽,而居日中。《元命苞》云:“乌在日中,象阳怀阴也。”以其在日中,得阳气,故仁而能反哺。在酉者,春时日临兑,酉是二八之门,日所入处,取其终也,故并配酉。又云:“暮为死石”者,取其金气衰也。《禽变》日:“暮为死士”者,土至金末,气衰败也。《本生经》云:“墓为鸢”者,亦迅击有武用也。无五德,故在暮。笔者根据《五行大义研究》,列出下表,说明卦形、卦名、卦象、方位、五行、动物的对应状况:(见表2)

 我们再来考察吕光的发迹史。东晋太元八年(383),前秦吕光受命率兵讨平西域,苻坚淝水兵败后,公兀386年,吕光称王,建都姑藏(今甘肃武威),吕光遂占有甘肃、青海等地,地理位置处于西部。依阴阳五行学说,兑居西方,地支酉也指正西,五行属金,巽居东南,五行属木,而金又能克木,八卦每一卦对应着一种动物,与巽、木对应的动物是鸡。根据《五行大义》中“酉为鸡雉乌者,酉为金,威武之用”,及“武事必有号令,故在西方”,“《本生经》云‘墓为鸢’者,亦迅击有武用也”的记载,可推论出鸡在古人的观念中是用兵的象征。于此,我们或可得出这样一个结论:金鸡的原始含义大概蕴含着吕光想打出陇右,兼并东南的想法。
  《易》云:“巽,君子以申命行事”、“巽为鸡,亦为号令”,因此,树金鸡于长竿,使众人一看就能明白这是君王要发号施令的象征。金鸡应为河西所保存汉晋之卦易、阴阳五行学说,于吕光的政治需要而形成。疑北魏攻占河西,由河西文士传迁至北魏。
  所谓“阳用事则鸡鸣,故布宣阳泽则象之”,则是巫术中“相似律”思维,欧阳询《艺文类聚》、徐坚《初学记》曾引用《春秋题说辞》说明:“鸡为积阳,南方之象,火阳精,物炎上,故阳初鸡鸣,以类感也。”
  第三,六朝说。《封氏闻见记》云:“金鸡,魏晋已前无闻焉。”今所存文献金鸡不见于三国、两晋,宋、齐、梁、陈亦未见,六朝只是一个约略概念。
  第四,唐说。唐之谓,高承因唐代礼仪记载完备,故言如是耳,然其起源绝非唐代,当更早。
  
  二、“天鸡星动,必当其赦”——金鸡寓意之探索
  
  依以上5种文献记载,金鸡之寓意,可分为两种:
  其一,《唐六典》、《封氏闻见记》引《关东风俗传》云:“武帝即位,大赦天下,其日设金鸡。宋孝王不识其义,问于光禄大夫司马膺之日:‘赦建金鸡,其义何也?’答日:‘按《海中星占》天鸡星动,必当其赦。’由是王以鸡为候。”有学者指出“金鸡”礼仪为氐族旧俗,但实不知其所据为何。若以卦易五行学说或星象学说解释金鸡之寓意,均为中原汉民族之思想学说,为氐人吕光政权所继承。氐族风俗之说似不可立。天鸡一如天狗、天柱等属于古代星官名,《开元占经》中即存“天鸡”一星官名。
  《海中星占》其书已逸,不妨利用《唐开元占经》、《乙巳占》钩检的史料来认识一下有关“天鸡星”的记述。  
  通过上表所列材料,可以对天鸡星形成一个大概的认识:天鸡星属于尾宿九星之一,有二星,在狗国星北,一说其为金星,主候时。匏瓜星一名天鸡,其星象之变动影响果物丰稔程度。日食之象若天鸡夹日,象征着后妃要谋夺君位。天鸡星若非其本来的样子,就意味着要发大水。古代星占学中,经常有某星犯某星,某星守某星,某星舍某星之说。倘若客星犯天鸡星,将意味着西北方向的夷狄要来投降;倘若客星守天鸡星,则意味着山要像洪水来袭一样摧崩;倘若荧惑星(木星)离开天鸡星30天,天下就要大旱;倘若流星要是犯冲天鸡星,就意味着“兵起方霸”。通检《唐开元占经》、《乙巳占》中保存下来的有关“天鸡星”的材料,未发现“天鸡星”和大赦产生任何关系。古代星象变动极其复杂,几乎同一个星象的不同变动就代表着不同含义,也许司马膺之“天鸡星动,必当其赦”的解释是天鸡星的另一种象征意义。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天鸡星绝不是惟一能象征大赦的星象。根据《唐开元占经》、《乙巳占》的记载,可以发现:在古人的观念中,日晕的变动,荧惑星(木星)的变动,太白星(金星)的变动,彗星的变动,以至于老鼠啮宫府文书等等,都能作为大赦的先兆。
  在古代,鸡往往象征帝王之运,在十二属相鸡为德禽,《韩诗外传》中云鸡有五德:首戴冠者,文也;足搏距者,武也;敌在前敢斗者,勇也;见食相告,仁也;守夜不失时者,信也。因此金鸡是帝王权力的象征,又由于“大赦天下”是新皇帝登基之后的必要举措之一,因此大赦用金鸡同时成为皇位及政权更替的象征。因金鸡本身蕴含着阴阳五行八卦学说。一如葛先生所言,金鸡之金,非简单金饰,乃五行之金。余于“金鸡源于后凉吕光”处已详论,兹不赘述。
  
  三、金鸡赦礼的流传及程式
  
  在北齐,则可以确定建金鸡而宣赦已经成为一项典章制度。
  《通典·刑法典》载:“北齐,赦日,武库令设金鸡及鼓于阊阖门外之右。勒集囚徒于阙前,挝鼓千声,脱枷锁,遣之。”当时人普遍认为金鸡下的泥土是吉祥物,争相佩戴,以致出现了“万人竞就金鸡柱下少取土”的盛况,几天之后就挖成一个大坑,有关部门也听之任之,不加禁止。南北朝以后,文献中关于大赦用金鸡的礼仪记载更加详细具体。《旧唐书·刑法志》载:“太宗又制在京见禁囚,刑部每月一奏……其有赦之日,武库令设金鸡及鼓于宫城门外之右,勒集囚徒于阙前,挝鼓千声讫,宣诏而释之。其赦书颁诸州,用绢写行下。”建金鸡而宣赦一般在天子脚下,京都之地,只是象征性的当场释放一些犯人,而地方上的犯人则以颁布赦书的形式宣布,即文人笔下的“忽闻铜柱使,走马报金鸡”。《李相国论事集》中《论请驿递赦书状》一文恰可与沈铨期诗相印证,“元和三年三月,御丹凤楼,大赦天下。知枢密中使刘光奇,党比同类,奏:‘准旧例,散差中使,走马往诸道送赦书,所贵疾速。’”
  《大唐开元礼》所存《宣赦书》说:在宣赦的时候,文武官员在顺天门外就列,文官在东面,武官在西面。设中书令在群官的西北,刑部侍郎率领他的部下,将金鸡陈于西朝堂的东方,金鸡下设鼓,各个官员各司其

职,就列典礼现场。据《旧唐书·百官志》记载:在大赦的那一天,树金鸡于仪仗的南方,竿长7丈,鸡高4尺,鸡头用黄金装饰,嘴中衔7尺红色长布,承以彩盘,维以绛绳。金鸡独立,高高在上,旨在说明即将举行大赦的典礼。宣赦的仪式结束后,老百姓也乐在其中:坊小儿抢着爬上木竿,争夺鸡首,如果“坊小儿得鸡首者,官以钱购,或取绛幡而已”。唐人元澄《秦京杂记》说明得到鸡首时的奖品是“月给俸三百石,谓之鸡粟。”
  据有关学者研究,唐代赦礼一般在南郊举行,赦礼完毕之后,要“御楼宣赦。”《通鉴》载:“太后御则天门,赦天下,改元。”“九月,庚子,御则天门,赦天下,改元。”可见,武则天时多在则天门举行放赦仪式,而在德宗时赦宥仪式经常在丹风楼举行。例如,大历十四年(779)六月一日,德宗御丹风楼大赦,贞元四年(788)春又于丹凤楼大赦。而上文所举杨巨源《元日含元殿下立仗丹凤楼门下宣赦称贺相公二首》、李益《大礼毕皇帝御丹凤楼门改元建中大赦》二诗题目都表明了此项典礼举行的地点——丹凤楼,并且杨巨源和李益都在德宗一朝为官,二人的诗也恰好证明德宗时举行这项典礼的地点。又见同时代的王建《宫词一百首》:“丹凤楼门把火开,五云金辂下天来。阶前走马人宣尉,天子南郊一宿回。楼前立仗看宣赦,万岁声长拜舞齐。日照彩盘高百尺,飞仙争上取金鸡。”顺宗时有元稹诗《永贞二年正月二日上御丹凤楼赦天下,予与李公垂、庾顺之闲行曲江,不及盛观》也能证明赦礼举行的地点。
  在宋代,这项制度仍然传承,礼乐制度较前代更加完备。有罪在身的人们时刻期盼着金鸡消息,以获得人身自由。宋词中经常可以体现出这样的期望。“鹤书飞下,鸡竿高耸,恩霈均寰宇。”“鸡竿肆赦,鸳行均庆,翱飞浸泽,斯万保升平。”
  《东京梦华录》对北宋大赦礼仪记载的甚为详细。每逢赦日,皇帝都要亲临宣德楼,楼前树有几面大旗,其中最大的一面旗子与宣德楼一样高,称“盖天旗”,取“君德天临无不尽”之意,固定在御道正中。同时“设宫架乐”,待击之声响起,迅速树立十几丈高的鸡竿,竿顶有一大木盘,盘中有金鸡,口衔红幡,上写“皇帝万岁”4个大字。盘底垂下4条彩带,4个头戴红巾的人争先恐后地攀彩带而上,争夺金鸡红幡。争到手后众人大呼谢恩,此时从宣德楼上垂下一红色锦绳,落在城门下一彩楼上,原来是一只凤凰口衔赦书,通事舍人拿到赦书宣读,开封府大理寺排列罪犯于宣德楼前,听到鼓声,除去枷锁全部释放。此时众人又大呼谢恩,楼下万乐齐奏,载歌载舞;楼上皇帝赐百官喝茶饮酒,直到哺时整个礼仪宣告结束。
  宋室南渡后,于高宗绍兴十三年(1144)重新实行这项典礼。吴自牧所作《梦粱录》中有《明桎礼成登门放赦》篇,周密所撰的《武林旧事》卷1《登门肆赦》,都对临安举行的放赦仪式有细致地描述,具体情况与北宋大同小异,只不过对赦礼过程中的用乐记载更为详细。南宋的金鸡放赦,要在皇家举行“庆寿册宝”的典礼时进行,皇帝从宫中起驾,伶人乐工之流作为先遣,皇帝随后登丽正门楼。一切如上朝时的礼制:鸣鞭、奏曲、帘卷扇开、撞钟、出黄伞;大臣叩拜,按部就列。与唐代金鸡下仅置一鼓相比,宋代的仪仗要复杂的多。大赦典礼开始时,太常在丽正门前设架宫乐,在门西架钲鼓,皇帝从文德殿起驾,登上丽正门,到达御阁,大乐正下令撞黄钟,右面5口钟应声而响,随之奏响《乾安之乐》,皇帝落座,音乐停止。赦书宣读完毕,大乐正下令撞蕤宾钟,左面5口钟应声而响,皇帝还宫,音乐停止。宋人还用“立起青云百尺盘,文身骁勇上鸡竿。嵩呼争得金幡下,万姓均欢仰面看”的诗句形象地描述争夺金鸡的过程。大赦期间各地设在京城的进奏院分别安排腰系铜铃、手执黄旗的速递手若干人,待赦书宣读完毕,即火速前往各地宣布大赦消息,最先到达太平州、万州、寿春府,取“太平万寿”之意,一时间出现“铃声满道,都人竞观”的景象。
  
  “木兔与金鸡,刑德临门偶有奇。”正因为唐宋大赦用金鸡较为普遍,所以金鸡已然成为赦宥的代名词。肃宗至德二年(757),李白因追随永王李璘获罪,在流放夜郎的途中,李白极盼获得赦免,曾作诗《流夜郎赠辛判官》,表达自己极度渴望自由的心情:“我愁远谪夜郎去,何日金鸡放赦回。”等到行至巫山的时候,李白果然遇赦获释。敦煌曲子词“早晚树金鸡,休磨战马蹄”,亦表达了人们期待大赦天下,渴望和平的心情。黄庭坚《梦李白颂竹枝词三叠》:“杜鹃无血可续泪,何日金鸡赦九州?”也以金鸡寓意大赦。《全宋词》收录所谓宋江《念奴娇》一首:“六六雁行连八九,只待金鸡消息。”也言其对大赦的期待。
  
  四、金鸡的延续与消失
  
  元明清时期,“金鸡”这一饱含传统文化深意的文化符号按照两条脉络发展下去,一条延续至今,一条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里,本文所探讨的“金鸡放赦”属于后者。下面就这两条发展脉络及其形成原因加以分析:
  1、“金鸡辟邪”至今尚存。如前所述,古人很早就有了鸡可辟邪的观念。尤其“金鸡”一词,更能反映五行思想,故在中古时期除了放赦之外,还多用于厌胜,唐代玄宗赐安禄山金鸡障即有此深意。明代医家甚至有以“金鸡”人咒语治病者,《本草纲目》卷17《草部·蚤休》:“咒曰:天朗气清金鸡鸣,吾今服药欲长生”。《医方类聚》卷166《辟蚊法》:“咒日:天上金鸡吃蚊子脑髓,喷灯心上吸太阳气。咒七遍,遇夜将灯心点照,辟去蚊子。”众所周知,古代文学作品中,“金鸡报晓”意味着魑魅魍魉消退。至今农村尚以鸡为辟邪之物。例证甚多,无须赘言。可以说“金鸡”一词在这个层面上得以了延续。
  2、“金鸡放赦”逐渐消失。自元代以下,放赦典礼犹存,独不见金鸡。蒙元入主中原,于中原传统礼制多有损缺,自不待言,然而明代建国后,此典礼亦未见恢复。此则反映了

上一篇:浅析唐代均田农户经济的破产分化

下一篇:浅谈五代十国收养假子风气的社会环境与历史根源

热门标签
Copyright © 2002-2017 ltmuye.com. 论文资源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| TXT | 鲁ICP备16041055号